» 寂「墨」不寂寞,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 寂「墨」不寂寞,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 – 老派生活

寂「墨」不寂寞,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

寂「墨」不寂寞,手工製墨大師陳嘉德

要說黑店,或許找不到第二間比這家還黑的店。雖然隱身於三重巷弄內,老闆卻是世界有名的黑手黨,靠著黑粉揚名於國際,也因此被稱作國寶級黑手,他是大有製墨陳嘉德。

製墨的黃金年代

60年代,書法課被列入國民教育標準課程,開啟了製墨的黃金年代,一間工廠可請7、8位師傅全天24小時不停工,一天墨產量高達十萬條。而後因為兩岸交流,大陸廉價墨侵蝕台灣市場,台灣墨就此暗淡,只剩陳師父獨自堅持,也曾經想過退休不做,但因客人的鼓勵以及之後兒子一起投入,讓全台唯一的製墨技術還能保有,不至於因而失傳讓文房四寶少了一寶。

天然的最好

大有製墨的墨條之所以珍貴特別,就像古早味食物所強調的「天然的最好」一樣,不只適用在食物上,連陳師父的墨條也有同樣的堅持。不像廉價墨使用煤煙,而是用高級的松煙,並用麝香、牛皮膠代替化學添加物;過去沒錢看醫生時,會將松煙當作止血解毒藥方,而麝香則是喉嚨痛或是生瘡膿時可擦,做好的墨條還能避邪驅蟲,也因此雖然店面在一樓,卻看不到蟑螂和蚊子。如此重視在原料的選用調配上,也難怪能製作出高級的松煙墨。

好墨帶你上天堂

問到書法家或是水墨畫家為何還是喜歡陳師父的墨,市面上已有不少方便快速可使用的墨汁或是便宜的墨條,得到的答案不外乎是好的墨能夠讓字或畫氣韻生動,而且使用上墨色鮮艷、濃淡也乾濕明顯,能夠讓他們將題材內容更隨心所欲地發揮,書寫或畫出來的作品也能夠常保芬芳而在之前的磨墨也是一大重點,麝香有著提神醒腦讓精神思緒清晰的作用,同時也藉由磨墨的過程修身養性,若是用到不好的墨可能不只不好研磨,散發出來的還是難聞的味道,讓如此優雅的事也變得令人厭惡了吧。

工藝的傳承與延續

從工作環境與工作方式都可以看得出來製墨是一行及其累人的行業,沒幾分鐘全身就黑的木炭一樣,陳師父曾經也因為辛苦而不想讓下一代繼續,但或許抱著文化傳承的重任,以及許多客人的鼓勵,讓陳師父能夠堅持繼續這項工藝技術。在大有製墨,小小空間裡的一人一景一物卻都是如此的特別與獨一無二,而裡面有條打破紀錄的大墨條,對於陳師父來說,身上所背負的傳承壓力或許比這個大墨條還要沈重,對於製墨早已不只是推廣,甚至更希望能夠薪火相傳,也好在兒子願意回來接手,而在這之前,陳師傅與兒子平常並未有太多的互動,因為製墨的關係讓父子倆有了更多的交流對話。越來越多人喜歡傳統的人事物,探究原因或許就是因為「感情」吧!人與事之間延伸到人與人之間,而非只是面對著冷冰冰的機器,讓彼此的關係連結越來越疏遠。

看著陳師父製墨過程的全心投入,以及製作時像是照顧家人一般的細心對待,這種專注堅持所帶給社會的正面感染力,或許正是傳統產業之所以為何延續的最大價值。

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大有製墨

相關

留言